闻题鸟,用学霸做有温度的答疑

“我们想要改变中国学生的提问习惯,让知识自由的交流;想要消除中学生成长过程中的困惑,不让他们感到无助。”2014年5月,闻题鸟在清华科技园的一个小办公司里成立,面向中学生K12人群做答题业务,并以上述目标作为团队终极理想。

 

此前,团队曾以中学生职业规划为切入点,进行了长达三年时间的业务探索,虽然收效甚微,但却在此过程中,深刻看到了中学生在成长中的困惑和无助,意识到中学生思考能力欠缺的严重问题,发觉了中学生课业答疑这块急需填补的空白。

 

【中学生的普遍困境:羞于提问导致的厌学情绪】

 

闻题鸟团队发现,大部分中学生都没有提问的习惯。伴着青春期胆怯、羞涩、敏感、自尊的心理特征,他们耻于询问学习中碰到的困惑和难题。老师、家长、同学都是万不得已的求助对象,家教和辅导班甚至让他们感到厌烦。日积月累,困惑越来越多,学生开始自暴自弃,甚至麻木厌学。对于全国超2亿的K12人群,急需一种恰当的方法,既能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又能以平等自由的交流和他们建立信任,让其敞开心扉,不懂就问,而网络问答平台,由于问题映射的针对性和提问者的匿名性,恰恰符合上面两个要求。

 

这种天然优势,成为诸多中学生在线答题平台发展壮大的土壤,小猿搜题和学霸君,目前已经融资千万美金,用户量号称千万级别,但即便如此,市场份额仍然较小。如此广阔的用户需求量,成为“闻题鸟”应然而生的重要条件。

 

【授人以渔:真人答题模式传播的教育理念】

 

早期的网络课业问答平台,大多以机器搜题作为入口。用户拍照上传问题,平台反馈步骤解析,这种教辅书式的解答模式,在灵活性和互动性方面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学生很难就解题步骤发出提问并得到及时回答;而对于掌握答题思路,机器搜题更是没有任何帮助。当老师和家长为防止学生抄作业而撕掉练习册后的参考答案后,网络问答平台却沦为很多学生抄作业的新武器,这与平台成立的初衷相悖而行。为弥补机器搜题的这个缺陷,闻题鸟采用全人工服务来答疑解惑,以增强问答环节中的互动性、灵活性和启发性。

1

闻题鸟的产品模式类似于“滴滴打车”:学生拍照上传题目,平台将题目派送给符合要求的若干老师抢单,抢到单的老师将面向学生提供一系列答疑服务,学生会对老师的服务做出评价,而评价的标准,不是老师是否给出完整答案,而是学生是否理解答题思路。这种产品模式,体现了闻题鸟与机器答题全然不同的教育理念:“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培训科学的思维方法比给出标准答案重要百倍。

 

闻题鸟的答题教师非常注重调动学生的自主思考能力。大部分时候,老师们都不会直接给出正确答案,甚至不会提供解题思路,而是首先询问学生“你对这个问题怎么想”,鼓励学生自己做答,只在适当情况下给予启发性帮助,让学生们在试错的过程中,体验科学的思维方法,并在独立完成题目的同时获得成就感,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

2

 

3

【实名制展示诚意:2000名学霸培训中学生自主思维能力】

 

不同于其他的网络答题平台,闻题鸟的答题教师全部采用实名制。即便是在以人工服务为核心的新型网络课业问答平台中,这种情况也并不多见。在闻题鸟的平台上,用户不仅能够看到答题教师的姓名和身份信息,也能看到老师本人的照片。对于并不排斥陌生人但极其崇尚真诚交往原则的00后初中生而言,这是极其符合他们“网络原住民”喜好的一种联系建立方式,能让他们在获得答疑前就拉近和答题教师的距离,而答题教师全部采用国内重点高校的大学生,也让初中生们感到信服和亲切。

4

 

目前,闻题鸟已汇聚了包括清华、北大、北航、南大、东南在内39所985高校中2000名高考平均成绩640分以上清北状元及985学霸作为答题教师。这些告别中学生活时间并不算久的大学学霸们,因为与中学生年纪相仿,经历相似,故而更易获得孩子们的信赖,甚至成为他们的倾诉对象;相比于辅导机构的老师和社会人员,他们的功利心也更弱,故而能够全心全意的在答疑服务中培训学生的自主性思维和提问能力。

 

“大部分中国学生能展示出非常完美的课堂笔记能力,但对知识的应用能力很欠缺,自主设计项目寻找问题的能力就更弱,这是中国学生在高等教育期间遇到的主要瓶颈,大部分学霸也不例外”,有着清华工作经历的闻题鸟CEO王凯峰对此深有感触,并以此说明闻题鸟对于培养学生提问能力的执着追求,“作为过来人,闻题鸟希望引导孩子们从提出简单的问题开始,培养他们的科研能力和创新精神,让他们在未来能够走得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