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职业数据白皮书:逃离北上广仍在继续,27岁出逃最多

近日,实名制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发布《中国职业数据白皮书夏季号》,根据脉脉数据研究院的调查显示,当北上广深杭的房价、户口等问题阻碍年轻人在此定居的时候,一些年轻人开始选择“逃离”。

 

数据表明,苏州、武汉、成都是最受年轻人青睐的二线城市前三甲;人们逃离一线城市、去二线城市后,选择最多的岗位是销售岗;而27岁则成为了最适宜出逃的年龄,二线城市同样天高任鸟飞。

 

年轻人多选择逃离北上广,中年人出逃成本高

 

从一线城市出逃到二线城市去发展的人才,其共性是:拥有5年以上的工作经历,追求较高的生活品质,希望城市宜居且有更好的职业发展。

 

通过在一线城市工作积累能力,随后移居二线城市追求更好地生活,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已经成了从北上广深杭离开的人们理想的生存路径。

 

脉脉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间,从一线城市去往二线城市发展的人群中,主力军为25-29岁的年轻人,占到移居人数的45.9%;其次是20-24岁,占比22.0%;排在第三的年龄段是30-34岁,占比21.3%。

 

图:逃离北上广的主要为25~29岁的年轻人

 

相比之下,35岁以上再选择逃离一线城市的人群总体较少,这些人大都在一线城市有了更多的积淀,工作和生活上都形成了固定的圈子和资源,并且大多组建了家庭,放弃的成本较高。

 

具体而言,35-39岁离开一线城市的人数,只占出逃总人数的7.5%;40-44岁,占比2.1%;45岁以上,占比1.2%。

 

值得注意的是,27岁选择离开北上广深杭,去二线城市的人数最多,达到811人,占比10.9%。

 

省会城市受“出逃族”欢迎,多数进入名企分公司

 

脉脉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苏州、武汉、成都、天津、南京、郑州、西安、合肥和厦门,成为“出逃族”离开北上广深杭后,实际去往的9大热门二线城市。

 

图:最受逃离者欢迎的九大二线城市

 

除了二线城市日渐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活配套,好公司同样是“出逃族”选择去二线城市所关注的焦点。二线城市容纳的行业越来越多,企业数量在逐渐增加,在找工作时就有更多的选择余地。

资料显示,中国平安、百度、苏宁、中铁、新美大、富士康、同程旅游、华为、京东、宜信、中软国际、滴滴等公司,是人们最终选择最多的就业公司。同时,这些公司都有共同的特点,即在北上广深之外的二、三线城市也有分公司。

图:互联网企业的分公司受“出逃族”欢迎

 

一位受访者表示“虽然二线城市不如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工资水平,但消费水平也没有一线城市那么高,生活压力也没那么大。”

 

他进一步指出,“来一线城市打拼又逃离的人,大多是没后台没背景的。回到二线城市或地方,找收入高、文化好、五险一金有保障的工作并不容易”

 

销售岗位、互联网公司是“出逃族”最爱

 

离开一线城市的“出逃族”,去二线城市从事的最热门职位是销售。脉脉数据研究院调查表明,销售、市场、技术研发、CEO&总经理、运营、设计师、业务、项目管理、HR、行政后勤等职位,是人们到二线城市主要就职的岗位。

图:市场营销岗为热门岗位

 

总体而言,二线城市公司的市场职位十分受欢迎。拥有了一线城市大公司、大平台的市场经验和视野,到二线城市公司做市场,对很多人来说都更加游刃有余。

 

脉脉数据研究院相关负责人举例称,以互联网公司为例,尽管北上广深杭的大公司扎堆,也吸引了大批技术研发人才,但是随着各行各业都在针对“互联网+”做探索,二线城市对科技互联网的技术研发需求日益增多。

脉脉数据研究院在《中国职业数据白皮书夏季号》中介绍了一个典型案例:在北京生活了16年的莹莹,随老公举家迁移到了武汉。莹莹和老公都是清华大学的高才生,都在科技互联网行业工作。老公自己创业,经营着一家游戏开发公司。

 

近来,老公在公司业务和成本上的城市差异,做了更精细的核算。他发现武汉给科技创业公司提供了很多优厚的补贴和优惠条件。

 

“算下来,如果将公司从北京迁移到武汉,光是场租一年就可以省下200万,并且这项场租优惠一签就是10年。这也让他最终下定了移居的决心,于是在北京留下商务、政府关系等部门,将大部分技术开发、人力密集型工种都搬到了武汉。”莹莹补充到。

 

有人逃离北上广,也逃离原先所在行业

 

脉脉数据研究院《中国职业数据白皮书夏季号》显示,人力资源、高级管理者、财务人员、销售人员、媒体记者是最容易跨行业跳槽的五大职业。

 

这其中,跨行业跳槽和流动的人普遍偏年轻,究其原因主要是年轻阶段跳槽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都较低,选择一个行业对整个人生的影响并不小,并且一次性就选对这辈子从事的行业,概率是微乎其微。如果真的“入错行”了,与其焦虑,不如尽早跨行业跳槽。

 

相关资料显示,虽然职场人士跨行业跳槽的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各不相同,但是在中国,只有13%的职场人士从事本行业超过20年,而全球平均水平是17%,北美地区则是28%。

 

由于经济环境变化迅速,发展中国家(比如金砖国家)人才待在单一领域的稳定性远低于发达国家。“行业前景决定了行业钱景,这一句有着广泛共识且深扎人心的话。这从高考时,千军万马报考大学热门专业的火爆程度、以及国考公务员各岗位的紧俏程度和竞争比就可见一斑。”

 

图:传统文化娱乐公司薪资

图:互联网文化娱乐公司薪资超传统企业

 

目前,影视文化及娱乐、互联网金融、健康服务、婴幼儿用品、网络游戏、网络安全、机器人等行业都是极富钱景的行业。

 

根据文化部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5年,文娱产业从业总人数达230万人,相比2010年增长13%。另据麦肯锡报告显示,到2020年,互联网金融市场规模将超过30万亿。互联网金融行业引来众多的企业战略布局同时,也吸引来了跨行业淘金的跳槽者。

 

互联网跳槽现状:在BAT公司之间流动

 

互联网行业工作机会多、薪酬水平高,但流动性也非常大。不少阿里人对腾讯抱有明显好感,而百度甚至没有出现在阿里人前三的流向公司之中,取而代之的是网易和滴滴。百度员工的过客属性可能更加突出,百度可能已经沦为了很多人的工作跳板。

 

导致互联网行业流动性大的主要原因是“互联网专业人才的数量满足不了市场大规模的需求”。作为互联网行业的三大巨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对于互联网人才有很大的吸引力,他们的员工也是众多互联网同行觊觎的资深工程师、管理者人选。

 

脉脉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 BAT和京东、携程、美团、滴滴、网易等公司呈现水平流动状态,最受欢迎的前5家公司包括腾讯、阿里、百度、京东、滴滴。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2016年腾讯员工流动率相对较低。“首先深圳比北京之类的就有自然环境优势,而且在当地腾讯明显甩出其它公司一大截。外面的机会和诱惑少,人自然也要安稳些。”

 

而同量级的阿里巴巴的员工则没有想象的那么稳定。一位人力资源从业者称“阿里人其实好挖,阿里B2B裁员,里面的人出来很多,而且阿里加班文化严重,很多人不适应。

 

在 BAT 阵营中,尽管百度业务发展最弱,但是员工仍然受到市场欢迎。创业酵母猎头张家瑞称“百度的同学其实还是比较受欢迎的,特别是百度的技术(人员),因为基础扎实,受过大流量冲击,尤其在中坚力量上广受欢迎。”

 

除了 BAT之间相互跳槽外,滴滴是BAT三家尤其是百度员工比较看好的去处。之所以这么受欢迎,首先离不开其自身的发展优势。毕竟这两年在创业型公司中,像滴滴这样高速发展的不多。2016年6月,滴滴完成了新一轮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同年8月,滴滴又宣布收购其竞争对手优步中国,一时风光无限。

 

焦虑成共鸣,职场人为打破“阶级固化”努力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这句出自《圣经·马太福音》的话,被后人归纳了“马太效应”,即强者愈强,弱者愈弱。马太效应是世间最冰冷的规则,却又无处不在。

 

在职场中,马太效应尤为明显,这也产生了圈层固化的焦虑——强者与强者携手,弱者与弱者同行,更好的未来似乎在怪圈中不断循环。

 

科技行业从业者熊冠群看来,阶层固化是必然的,但是需要优化阶层流动的机制。上等阶层要淘汰落后分子进入低等阶层,要把低等阶层的优秀分子充分吸收到上等阶层。而对于如何来实现这种阶层的淘汰和吸收,就需要提供公平,只认能力的社会环境。

 

脉脉数据研究院《中国职业数据白皮书夏季号》调查显示,对自身职业发展产生疑虑的职场人占到年底职场焦虑人群的73%。晋升障碍、跳槽幻想、能力焦虑、高薪贫困……职场中这些焦虑的问题,困扰着众多的都市职场人。

 

心理伴随着焦虑,必然会引起工作效率的明显下降,原因是注意力无法集中、精力减退,思维混乱、理不出头绪、静不下心等。

 

《中国职业数据白皮书夏季号》认为,如果因为阶层固化就放弃理想,放弃努力,一方面可能让自己下滑到更低的阶层,另一方面,人生的意义会欠缺,但是通过努力,一个人的境遇会得到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