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90后正在变革美国00后的社交生活方式,用10天收购最大竞争对手

文章转载自锌财经,作者:靖博

 

HOLLA,是英文俚语中和朋友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全球最大的随机视频聊天APP。

2017年11月,HOLLA收购了最大竞争对手Monkey APP,这个一度排名北美社交软件下载榜第五的APP,在美国00后中的影响力丝毫不比Facebook逊色。

这次被大观资本创始合伙人范路形容为“惊艳”的收购,让HOLLA控制了2个在美国社交排行榜排名前40的APP,在视频交友这个细分领域占到了90%以上的份额

在中国企业“出海”这个话题被热炒的时候,却很少有人知道,完成这次收购的HOLLA是一家中国企业,而他的创始人是一位1991年出生的南京小伙陶沙。

2016年8月开始做产品,年底上线,目前产品已经覆盖了近200个国家,在极短时间内完成对最大竞争对手的收购……这个年轻人和他的HOLLA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影响00后的社交方式。

范路坦诚HOLLA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是年轻人的交流沟通模式创新,而这次并购对习惯了传统流程的他们来说也是匪夷所思的,看不懂,也学不会。

还记马云卸任阿里CEO时那感人肺腑的演讲吗?他说:不败不老不糊涂的唯一办法,就是相信年轻人。

 

1、两个小时的Demo,能否解答技术升级带来的大问题?

采访那天,陶沙穿了一件带帽兜的卫衣,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布包,眉宇间洋溢的青春多少还给人一点稚气未脱的感觉,坐下点了一杯不加糖奶的美式咖啡和一个羊角包。

陶沙在美国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全额奖学金就读计算机科学专业,2014年大三的他选择了休学来到北京,在拿到投资后,做的第一个项目是蓝鲸直播。

虽然项目没有成功,但是做视频直播的经历让他相信,移动端上的实时内容可以给用户带来更多的玩法和更多的交互方式。

Monkey产品实景

直播是一对多的媒体形式,随机视频聊天其实就是一个点对点形式,双方可以双向交流,就像面对面坐着聊天,是认识人最自然的一种方式。

目前国内比较主流的陌生人社交产品,类似探探,可能聊了20个人里面仅有一人会回复,而随机视频聊天从下载APP到真正见到人在40秒之内就会发生,所以存在天然的优势。

这对中国人来说相对陌生的社交方式,在美国早已非常流行和成熟。

在PC端,10年前就有了Omegle、ChatRoulette这样非常成功的产品,至今流量还非常大,每年光是广告收入就非常可观。

很多人都在尝试将这样的成熟产品从PC端移植到移动端,但是一直被基础设施制约,网速和手机性能达不到标准,用户体验就跟不上,2016年正是技术成熟的时机。

在北京回南京的高铁上,他用两个小时,写出了一个移动端随机视频聊天APP的Demo。在他看来,PC端的创业者和移动端的创业者绝不会是同一批人,中间有一个隔层,而这恰恰是他的机会。

HOLLA产品实景图

每一次交互形式的变革,会带来一波技术与应用的创新浪潮。随着4G网络的普及,出现了移动视频通讯这种新的交互模式。这种新的交互模式应该如何被应用,会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其实是近几年整个创投圈都在思考的问题。

VIPKIDS等模式,就是围绕这种交互方式变革而来的创新。

所以陶沙觉得陌生人交友市场其实有非常多的想象力,因为新人群对此有非常大的需求,国内对该类产品的用户习惯还没被培养,所以他一开始就把目标瞄准了全世界。

 

2、十天完成收购,靠的不是钱,是价值观

在陶沙踌躇满志时,大洋彼岸,18岁的艾赛亚·特纳(Isaiah Turner)和17岁的本·帕斯特纳克(Ben Pasternak)创建的Monkey,几乎与他同时出发。

他们的初衷与陶沙极其相似,就是做一款很好玩的产品。

通过视频通话,让原来陌生的人进行碰撞是最近一两年来大家都在尝试的一种新形式。但是这种模式的数学模型非常复杂,陌生人和陌生人碰到一起,绝大部分情况下,结果并不让人愉快。

如何提高碰撞成功的几率,如何让那一部分碰撞成功的人,愿意继续碰撞下去,需要精细的计算,细致的引导和高超的运营。这就像是核裂变,只有在非常苛刻的条件下,才能形成可控的链式反应。陌生人碰撞,就像是一种链式反应。想要完成这一切,光靠技能是不够的,经验甚至是有害的,这需要信仰。

在陶沙看来,让HOLLA和Monkey脱颖而出的最重要原因是:克制

HOLLA会刻意地控制用户量,去管辖整个生态,他们用在审黄这件事情上的钱占到了公司支出的很大一部分。而性需求旺盛的人往往也是消费能力最强的人,排除这部分用户意味着每个月几十万收入的损失,为的就是不透支女性在产品上的体验。

Monkey做得更绝,苹果跟Monkey创始人关系非常好,苹果有一次问他,要不要给他们上推荐首页,他们说不要,因为苹果不会针对年龄去做推送,会有大量大龄用户进来破坏产品生态。

陶沙觉得HOLLA和Monkey做得好的一点就是真正把它当做一个生态去运营,这也是所有成功的社交产品都会做的事情。

理念类似的Monkey在美国起来的比HOLLA快,最高的时候冲到总榜二十多位,但是HOLLA在全球市场更有优势,总体量一直领先。

陶沙和Monkey没有见过面,但在社交网络上都知道彼此,Ben曾说:在产品上,HOLLA是他们最认可的一个APP。

11月,Monkey创始人有了出售APP的想法,除了开发团队有些跟不上(Monkey至今没有安卓端的产品)之外,公司内部已经开始做一款更轻的文字社交产品。

虽然自己也只有26岁,但是陶沙觉得自己跟Ben之间还是有代差:“18岁的时候,你有很多兴趣点,当你把一个东西做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你可能想去做另一个事情。我不能说我比他想的更聪明,我觉得每个人在不一样的人生阶段有不一样的认识。”

陶沙与Monkey两位创始人在饭店合影

所以Monkey团队的动作往往不符合传统的商业逻辑,他们更希望只是出售Monkey APP这个资产,保留公司做新产品。

所以Ben主动给陶沙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出售Monkey的意愿,陶沙当时并不理解他的想法,但是他想要Monkey。

对HOLLA来说,Monkey有两个巨大的价值点:第一品牌,现在谁都能再写出一个探探,但是这个品牌已经占领了用户的心智,任何一个APP到最后最重要的就是品牌。

第二就是用户结构和在美国年轻人中的影响力。Monkey的运营理念使他们的用户构成非常健康,而且他两个月没迭代,在美国的下载量没有明显的下降。

在简单沟通之后,陶沙迅速飞往纽约,在一家名为China Blue的饭店里,他告诉Ben:“你不要跟其他人聊了,如果你不想让Monkey死掉的话,我们是唯一可以把这个盘接下来的,这个产品也寄托了很多感情,卖给我可以让它继续跑下去。”

其实当时Monkey已经收到了一个公司的股权收购邀约,这个公司体量比HOLLA大得多,开价也非常高,两位年轻的创始人最终却还是选择了开价更低的HOLLA。

其实在和Ben沟通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聊太多收购交易的细节。更多的是两个创业者之间交流心得,双方颇有一些相见恨晚的感觉。

在这次年轻人的交易里,价值观上的契合比商业上的契机更关键。

 

3、下一步,用年轻挑战Tinder

以往的中国企业出海并购,更多的是传统企业并购自己未曾涉及的领域,像HOLLA这样直接收购最大竞争对手的案例极为少见。

由于文化和商业逻辑上的不同,在收购优质资源的时候,中国公司往往要付出比外国公司更多的资金,还需经历冗长的手续。

范路说,这次的并购如果是让他这样的传统投资人操作,付出的资金会在2倍以上,周期至少半年,还需要100万人民币以上的手续费。

他举了潘越飞在猎豹收购法国公司的例子,那次的法律文书叠得像小山,而陶沙只用了10天,律师都是临时找的,付出的代价只是一小部分现金和给Monkey创始人的股权。

在这次交易中几乎见不到国籍差别,他们没有在谈判桌上插中美国旗正襟危坐,甚至都不用正式的email商务交流,连交易文件都是用iMessage附件发的。

沟通方式没有隔阂,陶沙说:“如果我问Ben‘美国小孩天天在玩什么’,这个问题就会很傻。”

这样很傻的问题恰恰是以前出海企业家经常会问的问题:你们的客户是谁?你们的客户在想什么?你们的客户要什么?

陶沙说自己对“出海”这个词没感觉,现在团队成员有来自东亚、东南亚、北美、南美、欧洲、非洲,基本上差大洋洲就集齐了,“国际视野”这个词太大了,但对他们这样的团队来说,国籍、语言、文化背景从来不是局限。

来自国际的HOLLA团队

这次并购也让他对中美社交团队的差别有了更深的感悟,他在Monkey产品里看到了非常多的创新,尤其是在增长模式上的创新,他们会把很多事情去简化。

中国团队喜欢快速迭代,快速拉量然后变现,而国外的优秀社交产品团队是静下来想一想,下一步正确的事情应该怎么做。

对于一款社交产品来说,一辈子能做到增长的几个点可能就是非常简单的,Facebook从零到一的增长史可能就做了十件以内有用的事情

陶沙认为做社交产品最后是在通过产品输出价值观,这也是HOLLA和Monkey在价值观上契合的主要原因,透支产品信用,过早牟利,而没有看到更长期的商业价值,这也是很多中国团队最大的短板。

完成并购之后,HOLLA控制了2个在美国社交排行榜排名前40的APP,在视频社交这个细分领域占到了90%以上的份额。

HOLLA需要面对的问题是社交平台转移:陌生人在熟悉后会转向其他的平台。

在陶沙看来,视频是他们的一个切入口,只是这个切入口对年轻人来说最直观,最管用,他们真正要做的事情是让年轻人认识更多的新朋友。

这次收购Monkey APP,完成了细分领域的垄断,他们接下来要通过视频社交切入海外年轻人的交友应用市场,挑战成为“更年轻的Tinder”,目标就是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交友应用以及苹果应用商店应用类收入排名第一的产品。

对标Tinder,他们的武器是更新的互动方式,和更年轻的定位。

老范说陶沙是一个少年老成的90后:“他可以很好地在自己的团队和我们这些中年老男人之间形成桥梁。将他们那个世界的东西,用我能够理解的语言向我描述。也能够将我积累的很多海外经验,翻译成对他的团队有益的东西。”

世界终归是属于年轻人的,他说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守护了。

 

QA

Q:收购Monkey之后,两个公司会如何运营?

A:近期我们肯定会独立运作,两个品牌完全独立运作,甚至不提到他们的关联性,我觉得也OK,无所谓,因为有些用户就是认这个东西,而有些用户就是认那个东西,我觉得完全无所谓,但是两个都去做很好的增长。我们相信之后可以再把Monkey提到搜索的前十,然后再持续地去把这两个产品的目标人群,以及在功能上去做差异化。

Q:你觉得这次收购跟以前的出海的项目相比有什么不同?

A:首先看你怎么定义出海这个赛道,我觉得我们不在出海这个赛道里面。我们只是一个国际化的团队在做一个国际化的产品,出海是你在一个原点你要独立你出去了,但是我们其实只是在地理位置上我们在北京,或者我们在美国,或者我们可以在全世界的任何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