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驰创投朱天宇:做创业者的第一个投资人

朱天宇,投资了趣店、唱吧、美丽说、车和家等知名项目。他说,行业研究在工作中占了很大比例,要在不断变化、不断波动的市场里发现机会,迅速捕捉,要对行业有足够的认知才行。

创业者做的事情是不确定性的,做他们最早的投资人,其实就是最早站在创业者身边的战友,「投资就是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周期里,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如果是在一个三五年的时间或者三五个月的时间里,意义不大的。早期投资,必须在十年以上的周期里去看。很多创业者喜欢我们的原因,不光是我们很早投他们,也是因为在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一起去校正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朱天宇说。

本期「对话影响力」嘉宾,华兴资本「VC/PE影响力投资榜单」——「年轻派卓越VC投资人」获得者,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a052243wjag.html
专访浓缩精华版VCR
Q1:第一个投资人,和后面的投资人有什么区别?(00:21)
Q2:你喜欢哪类的创业者,更有经验的?(01:35)

Q:蓝驰致力于做创业者的第一个投资人,肯定要更敏锐,怎样才能较早的捕捉到机会呢?

朱天宇:这个行业确实需要你认识足够多的人才能有足够灵通的消息,但如果去想每年里那些最棒的项目,你会发现真正赢得那些项目的VC他们是通过足够深度的思考才获得的。VC这个行业最终挣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钱,这个信息不对称主要是靠思考拉开距离。
美国现在最棒的一个VC Benchmark合伙人Matt Cohler有一句话, 「My job is not to predict the future, it’s to notice the present first」,换句话说,投资人的工作不是去预测未来,是要比别人最早的感知到现在。我们的行业研究实际上在日常工作中占很大的比例,日常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去预测未来,而是去构建我们对行业认知的框架。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什么正在改变,这种改变正在揭示一个很大的市场。作为一个早期投资人怎么更早地比别人知道,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你有没有好奇心去洞察身边大多数人还没有关注到的变化。

Q:第一个投资人,和后面的投资人有什么区别?

朱天宇:在早期阶段,项目不确定性最强,风险也最高,在这个阶段进来的话,取决于对赛道和团队的认知,除此之外,认知背后更多的是我们对这个事儿可能面临风险的一个认知,怎么做风险管理,怎么解决。其实VC被翻译成「风险投资」是不太恰当的,传播开来让人觉得无风险不资本,有风险才上,但恰恰VC是要管理、控制风险的。
创业要在市场里左冲右突,创业者要做的事情也是不确定性的,我们做他最早的投资人,其实就是最早站在创业者身边的战友。创业者是挺孤独的,我们作为第一个跟他站在一个战壕里的兄弟,可能是他最希望能够倾诉的人。

Q:随着AI的技术成熟,未来这方面的投资机会有哪些?

朱天宇:AI本技术发展至今,从算力、算法、数据几个方面积累到现在的一个结果,实际上会它对每个行业都有改变。我们自己最核心的角度还是从两个方面,一个是效率,一个是体验。任何新的技术首先改变或者带来商业模式的是在2B的领域,所以大家看到AI不光是在自动驾驶领域、它还在医疗、出行、工业等领域有创新,国内涌现出很多无人机和机器人的创业公司。
今后的商业生态里,行走的可能是「Digital animal」。以前的电子产品都是植入,仅仅能被称作「Digital plant」,之后「Digital animal」会非常多,它对每一个行业都可能带来变化。机器对于数据的处理,在某些特定的课题上比人脑的速度快很多,而且是成倍提升的。
蓝驰在2016年投了车和家,车和家本质上是一个造车的企业,这跟我们在整个AI赛道上的逻辑是相关的,通过投车和家,我们进一步发现了未来在整个中国,车的智能化、新能源化会给出行领域带来很大变化。出行服务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渗透率是非常不平衡的,一二线城市、四五线城市非常不一样。我们通过做行业研究,发现了这种生活方式的变化,带来的对出行服务需求的变化。

Q:你喜欢哪类的创业者,更有经验的?

朱天宇:在中国,有连续创业经验的创业者是稀缺资源,这是肯定的。中国真正的创业潮是跟着整个互联网行业起来的,差不多也就十年、十五年的时间,所以,有连续创业经验的人确实少。我们比较喜欢连续创业者,不是因为他真的连续创业了,而是认知水平高的创业者,成功概率才可能大,有连续创业经验,对打开他认知水平是有帮助的。
现在我们也看到很多很棒的创业者,他不一定有连续创业的经验,而是他自己的学习、教育经历让他拥有这样的可能性,尤其我们看到新一代85后、90后的创业者,他们无论在教育层面上,还是经历上,认知速度提升了很多。
我真正看重的创业者的一个特质是他的自我认知的水平,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强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能把这件事儿认得很清楚,他愿意把自己的优点发挥到极至,他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提升自己。创业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儿,你要从零开始,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到这么大的市场规模,做到一个管理几千,甚至上万人的上市公司的CEO,如果自己的认知能力、学习速度跟不上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的。

Q:创业有诸多不确定性,投资人就是在不确定里帮创业者确定一些东西,投资人对创业者额的帮助是什么?

朱天宇:创业,尤其是早期阶段,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儿就是:低成本、快速、试错。如果有10个(方向)的话,优先级应该是什么,我可以帮你排出前3个应该试的方向。我们看到很多不同水平的创业者,会告诉他,你的节奏或者你对优先级的判断处在什么水平,你该往什么方向努力。创业是需要有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的。
我自己经常说,投资就是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周期里,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这里的前提一定是在一个足够长的时间周期里,如果是在一个三五年的时间或者三五个月的时间里,意义不大的。早期投资,必须在十年以上的周期里去看。
很多创业者喜欢我们的原因,不光是我们很早投他们,也是因为在过程当中,我们不断地一起去校正对这个行业的认知。他是司机,我是他的副驾驶,给他提醒一些路况,但是刹车和油门在他自己手里。

Q:哪类项目是你们会一直跟到底的?

朱天宇:我们一直强调我们对创业者的陪伴,是否跟到底不是最核心的关键,最关键的是在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是不是支持它。有的时候创业就差那一口气,如果你融不到钱或者你要花很多时间融资可能就会贻误战机,这个时候陪跑的投资人有没有魄力帮你顶上这口气,这个是最关键的。

Q:你希望创业者怎么评价你?

朱天宇:作为早期的投资人,我觉得如果我们是被创业者肯定的话,我更希望是,他非常认可我们在那个时间点能够选择支持他。往往你的第一个投资人是你创业想法破冰的那一轮投资,在这之前大家都是还是抱着观望态度,有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在这个时候拿出真金白银来支持你的想法,这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Q:最近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朱天宇:最近在看《复杂中医极简思维》,作者是用一个物理学的方式解释中医的气和阴阳五行的方式,还挺有意思的。已经读完这本书,我约了这本书的作者,可能近期要跟他聊一聊,我很好奇,能用这样的思维解释中医的人,他是个什么样?这个状态就很像我日常跟创业者、跟行业人交流的状态,我看到一个人有意思的观点,我会喜欢找到这个人,想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能够有这样的东西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