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行业该怎么赚钱?喜马拉雅拿出了20个重量级IP,要将知识付费进行到底

音频行业在经历了2014、2015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在2016年陷入了焦虑,各大音频平台都在寻找适合于自己的商业模式。2017年,喜马拉雅FM瞄准了“知识付费”,在风口下,推出了《好好说话》,《小学问》等音频付费内容,并成功变现。2018年,喜马拉雅FM深耕专业内容,试图以“有声内容+大IP”组合,唤醒更多用户。

“春声”发布会,喜马拉雅FM拿出20个超级IP,要做音频生态圈

1月11日,喜马拉雅“春声”音频IP发布会在京举行,发布会上,喜马拉雅一次性释放了近20个超级IP,含郭德纲、王耀庆、杨澜、姚明、郝景芳、梁冬、蒙曼等众多大咖,内容覆盖娱乐、财经、育儿、体育、诗词等多个方面。此举或是要效仿视频平台,走规模化、专业化IP运营的思路。

杨澜

郭德纲

王耀庆

郝景芳

蒙曼

同时,喜马拉雅FM也带来了基于UGC内容的扶持计划——“新声计划”,投入10亿元,扶持内容创业者。

除了在内容上的探索之外,喜马拉雅FM也在寻找更多营销的新玩法。发布会上,喜马拉雅FM副总裁潘田分享了目前喜马拉雅FM品牌合作的三种方式,针对主播,喜马拉雅推出类似贴片广告的音频原生广告;针对超级IP喜马拉雅FM的玩法是“品牌请客”,让品牌为用户买单付费节目,用户通过积赞等方式分享、传播,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传播品牌的目的。而对于明星IP,喜马拉雅将推出“全民共读”的方式,让普通人和明星在一个素材内共读,鼓励用户自主传播,为平台带来流量。

最终,喜马拉雅想要做的实现的是音频生态圈,发布会上,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联席CEO余建军表示,喜马拉雅FM从来都不止是一个音频APP,喜马拉雅想做的是一个音频生态圈,连接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未来声音可以与每天的生活场景完美无缝对接,每个人都可以拥抱‘新声活’。

新的尝试与新的商业模式

在寻求商业变现模式时,与喜马拉雅FM选择相似的是蜻蜓FM,它也选择通过PGC内容来获取用户。因此,蜻蜓FM与喜马拉雅FM有多次正面对抗。2016年,蜻蜓FM与喜马拉雅FM打起了版权大战,两者相继购买了大量的版权。喜马拉雅FM选择与阅文集团、众多出版公司合作,蜻蜓拿下了金庸小说等文学版权。

这种方式为双方带来了众多的用户和稳定的活跃用户。至今,喜马拉雅FM已有3.5亿注册用户,4000万月活用户。蜻蜓FM则拥有注册用户3亿,月活用户1800万。

这些数量庞大的用户基数,让音频平台也收到资本的关注。至今,喜马拉雅FM已完成D轮融资,获投亿元以上人民币;荔枝FM已完成5000万美元D轮融资;蜻蜓FM完成10亿元D轮融资;考拉FM获得亿元以上战略投资……

在有稳定的用户基础和雄厚的资本之后,各个平台在发展中,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变现之路。

喜马拉雅FM:

2016年在知识付费的浪潮下,喜马拉雅FM选择通过“知识付费”的方式,将内容变现。2016年喜马拉雅FM买下了逻辑思维的版权,上线马东的《好好说话》、《吴晓波频道》……其中,《好好说话》的订阅用户为18万,上线一天销售额破500万。2016年底,喜马拉雅FM推出首届“123知识狂欢节”,仅24小时,销售金额达到5088万。2017年第二届知识狂欢节则达到了1.96亿的销售额。同年,喜马拉雅FM推出了“付费会员”,会员月费18元,年度会员188元,价格与视频网站会员相仿。上线,当天共召集342万会员,产生知识消费6114万元。

目前,喜马拉雅FM已经建立起“内容付费+付费会员+广告”的变现模式,平台斥巨资买入音频版权,开拓付费精品内容区来吸引用户,

荔枝FM:

2016年的荔枝FM也在尝试变现,一直瞄准UGC内容的荔枝FM也尝试过做电商和粉丝经济,但最终都没有成功。此时,尚未明晰自己的商业模式的荔枝FM也试图通过PGC内容打开市场。同喜马拉雅FM一样,荔枝FM也购买了大量的音频IP内容,比如拿到了逻辑思维的首发,

但紧接着,荔枝FM发现这种模式需要足够的现金流去烧钱,最终能够活下来才能获胜。这种比拼就好像视频平台之间购买大IP的比拼一样。花费巨大,带来的流量也巨大,但风险也很高。因此,荔枝FM需要另辟蹊径。在看到视频直播的风口后,荔枝FM转向做语音直播,在“人人都是主播”的UGC理念下,坚持放大脱口秀、音乐、二次元等娱乐属性。

崔大桐荔枝FM签约主播

从上线3个月后月流水超1000万到2017年12月的月收入近1亿,荔枝FM的声音直播成功变现。这种商业模式变现的逻辑和视频直播是一样的,靠的是打赏。但在荔枝FM内部,录播主播和直播主播同时存在,怎么样把录播和直播更好的结合, 进一步推动录播的变现能力,是2018年荔枝FM的重心之一。此外,荔枝FM创始人、CEO赖奕龙表示,看好更短,更易传播的短音频。

与以上两者完全不同的是考拉FM。

考拉FM的业务更加垂直,专注于车载音频,考拉FM的这条路,是看准了车联网的发展趋势,抢先占领车主这一高粘性用户和最大类型的广告主群。开启了一个相对全新的业务模式。考拉FM目前已经覆盖了500多万车主,40多个汽车品牌及近百家合作伙伴,相关市场品牌覆盖率近80%,是目前最大的汽车音频产品运营商。

音频行业的头部玩家基本已经分别瞄准自己的商业模式,开始走差异化发展。这种差异来源于用户属性的差异,更是企业在摸索中寻找到的出路。2018年,对音频平台而言挑战不仅是新商业模式的变现能力和持久度,更重要的是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两大关键词的影响下,音频平台能否借助技术发展,突破自身使用场景、使用频率的局限性才是关键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