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豪车不爱房、要聊项目先爬山——硅谷趣事二三谈

约饭约咖啡以及……约爬山。注意,这不是约会,而是在硅谷约创业团队谈项目!

硅谷这个孕育神奇的地方自然不用多说,你能听到过的众多互联网科技巨头都从这里开始他们的征程。

在这里,有些人风光无限,有些人深藏不露。当你撞见一个看似朴素,穿着 T-shirt、牛仔裤和帆布鞋的人,说不定就是身价无数的大佬。

这次的投资人手记是由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蒋为带来的硅谷趣谈,快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你不知道的新鲜事儿吧~

 

我 16 年底自谷歌离职加入真格基金,在硅谷做创业投资。对我来说,算得上职业生涯中的又一次转型,过去 12 年先海归再归海,现在从企业出来,希望能帮助新生代创业者打造一批革命性的企业。

在这篇文中里,我会和大家分享一些日常发现的趣谈,算是投石问路,权当在大家忙碌的工作后逗个乐。下篇文章开始,我将正式给大家汇报一些在创业投资方面的思考。

趣谈一:硅谷的车库,北京的院校

硅谷北起旧金山,南至圣荷西,东西两面临山,中间环抱海湾,是一条 80 多共里狭长地带。

硅谷是全球高科技的中心,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是硅谷的中心。

80 年前,两位斯坦福的毕业生 William Hewlett 和 David Packard 响应校领导(工程系主任 F. Terman)号召,立足加州发展电子科技企业,在 Palo Alto 自家车库里,创立了 HP 惠普公司。HP 对其后高科技公司的影响很大至今犹存。这个车库成为公认的硅谷诞生地。

▲ HP 诞生车库,被命名为硅谷诞生地

自此之后,硅谷有志者前赴后继地找车库创业。有图为证。

▲ Apple 诞生于 Palo Alto 乔布斯家的车库

▲ Facebook 创业初期在 Palo Alto 租的房子和车库

也有自己不创业,把车库租给创业公司的。其中最著名的当属 Susan Wojcicki (下图)。

 

把车库租给一个小公司后,Susan 觉得不错就入伙了。一做 19 年,小公司发展成今天 Google。现在她也成为 YouTube 的 CEO,身价 4 亿多。

不仅如此,Susan 还把自己的亲妹妹介绍给 Sergey Brin,与这位身价数百亿的 Google 联合创始人联了亲。

▲ Google 两位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当年在 Susan 家的车库中

成功的企业让大批员工财富自由,其中不少人有会再次创业。如此往复,良性循环,奠定了硅谷全球高科技创业中心的地位。

目测未来世界创业中心有两个,一个是硅谷,一个在北京。

北京的创业者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海淀中关村上地一带;另一个是 798 望京一片。

海淀没有车库,但院校集中。北大清华中科院形成一个金三角,八大学院环绕周围,人才济济,氛围良好,也就容易做起来了。在这里,孕育出了中国第一批互联网成功企业,之后便愈加繁荣。

虽然重大的技术革命和突破目前仍然出自硅谷,但中国创业者进步飞快,在数个行业已经领跑。北京和硅谷的心理距离在不断拉近。

趣谈二:没钱 or 看起来没钱?这是个问题

一位做房地产中介的朋友注意到,过去买豪宅的人以 4、50 岁的年龄偏多吧;而且大多是以小换大。但近些年买豪宅的人变年轻了,而且不少人是第一次买房,还有全额付款的。

其实也可以理解。高科技公司历史都不长,早期的员工有都是舍得一身剐的年轻人,公司做大后他们的付出也有了回报。

此外,高科技的竞争主要是人才的竞争,大家对技术人才都比较慷慨:即使无缘 IPO,一个 35、6 岁的技术骨干,在硅谷的知名公司也有做到年入百万美元的。

但同时,这个趋势已经引发了一些社会问题。硅谷里不从事高科技的群体(教师,艺术家,警察,消防人员)无法负担高企的房价,渐渐被边缘化了。旧金山出现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其中一些人用板砖拍谷歌的班车,希望能阻止新一代的有钱人进城。引发了各界人士的热议。

有趣的是,至今,你到财富云集的谷歌总部参观,也看不到什么豪车。

这一现象的原因可以追溯到 04 年 8 月,谷歌刚上市的时候,瞬间成就了数以千计的百万、千万、亿万富人。

一次公司开员工会时,一位“元老”级的高管拎了把长柄铁锤冲上台来,说从明天起,我专去停车场找豪车,见一辆砸一辆!社会把财富托管(entrusted)给我们,谷歌人(Googlers)就该善加利用,做些有益的事情回馈社会才对。

▲ 谷歌 TGIF 场景;谷歌员工停车场

所以硅谷不是所有成功者都壕。有一批人,不买豪车,不攒房地产。

代表人物就是 LinkedIn 创始人、PayPal 联合创始人 Reid Hoffman。

Hoffman 身价 30 多亿美元,但不买房,坚持住在个一居室的公寓。跟他同期发财的朋友,纷纷买豪车。同属“PayPal 帮”的钢铁侠马斯克,当年就百万美金入手了一辆迈凯轮 McLeran F1。Hoffman 呢,买了一辆讴歌 Acura,也就 3 万多刀。他说要把资本用来帮助创业公司,以此来改变世界。

硅谷的很多人有很多钱。但一般都不显富。N 亿身价也无非一袭帽衫牛仔裤运动鞋,开一辆电动车(苹果的乔布斯,谷歌的佩吉,脸书的小扎)。但一开口,便知对方的格局不同。

趣谈三:投资竟然也成了体力活

每逢周四,硅谷沙丘路上瑰丽酒店都会举办一个熟女之夜(Cougar Night @ Rosewood Sand Hill)。参加趴踢的女士们花团锦簇,但其实并没有多少 30 岁以上的“熟女”,都年轻着呢。

在这之中,男士们有些共同特点。他们普遍年轻,衣着随便,但身价多在百万千万之上。这类男士可谓是硅谷的特产。

在硅谷“混”想要受欢迎,最好曾是 CEO 创过业融过资,如果经历过一次惨败,就更值得夸耀了,最后还要达到个新的成功高点。

尽管常现大小聚会,依然有人说:美国是好山好水好无聊,这话不无道理。硅谷的生活似乎总是规规矩矩。不像在国内那样形形色色,活色生香。

首先说吃饭,在美国有包间的餐馆不多。但我们国人天性喜欢呼朋唤友,吃饭谈生意。音量自然比较大,因而在美国的大堂里设饭局很不方便。

另外,硅谷卡拉 OK、桌游等娱乐设施也不多,总之业余生活不如国内丰富多彩。

为什么呢?我苦思良久,想出了两个原因:

其一:硅谷创业者在工作中脑力得到充分运动,已经能够达到 high 的状态。

其二:硅谷人的健康意识比较强。最近我常常碰到一些衣着朴素,不修边幅的朋友,对饮食健康却格外强调。少油少糖少肉,食物还必须是有机的。

更有甚者。我最近在谈的一个项目,创始人不约咖啡不约饭;想见面可以,要一起爬山(hiking)。崎岖山路数英里,平时缺乏锻炼的气都喘不上来呢,哪还顾得上谈项目。谁能想到,做投资竟然成了体力活儿。

当然,硅谷的趣闻很多,在这里做投资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乐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